Asian Academy of
family therapy

 

亞洲家庭治療學院 Asian Academy of Family Therapy Limited

香港西營盤醫院道30號贊育醫院西翼5樓

5/F, Tsan Yuk Hospital, 30 Hospital Road, Sai Ying Pun, Hong Kong

Tel.: (852) 2859 5300 | Fax: (852) 2559 1813

Email: info@acafamilytherapy.org

 

Find us on Facebook:

  • Facebook Social Icon

李維榕,和家庭一起舞蹈【2017033】

原創
2017-04-14
朱利文
幸福教育

 

對於家庭治療師來說,李維榕是一位傳奇泰斗,她是結構派家庭治療創始人Minuchin的亞洲弟子、得意門生。結構派家庭治療傳到她手中後,發生了許多革新。有人說她背叛師門,也有人說她開天闢地,不可否認的是,許許多多的家庭在她的手中起死回生,多少人的一輩子也因為她而重現了希望。

見過她的人會覺得這是一個睿智的小老太太,卻有著一股孩子氣,風趣而又頑皮,總愛開玩笑,叫人一見就心生喜歡!我跟隨她在上海精神衛生中心的家庭治療督導課程已有兩年,每次培訓,下面總是一大群醫生和諮詢師,其中不乏頗有資歷和有成就者,但在她面前卻都像乖乖的小學生,傻呵呵的笑著仰頭聽她講話,許多精神病院的醫生帶著自己的病案,畢恭畢敬地站在她面前討教,每每就在她的玩笑中挨了罵、受了訓、得了點撥。

(李維榕, 2016@上海)

 

私底下,相熟的同學喜歡稱她為老太太。中國人叫“老太太”有兩層意思,一是年紀大的女性,一是家族中位高權重的祖母,在怎樣成功的晚輩面前,都有著女王般的威嚴。她這個“老太太”的雅號無疑是後者。

老太太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慢悠悠的,且總是笑瞇瞇。而進了治療室,你卻看到她在這慢慢悠悠之中劈荊斬棘,輕輕鬆鬆地分筋錯骨,三下兩下摸到家庭痛點的根源,迅速將一團亂麻理出頭緒— —實在是精彩至極!那時你就能感受到,她那份溫婉下面,其實有著入骨的凌厲。

曾有同行把她比作“聶隱娘”,不知為何,見了她的治療,我也正是這種感覺,不自覺地總會把她和武俠小說中的人物扯在一起,而且是古龍書中那種拈葉飛花、劍氣傷人,殺敵於無形的絕世高手。在治療室中,她看似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外行人看來會覺得她只是和一個家庭在聊天,但如果你懂、如果你仔細看進去,就發現每一句都浸淫著幾十年的功力:說什麼、對誰說、怎麼說、什麼情形下說、什麼時間說……句句都有四兩撥千斤的力道。

她在那邊給一家子人做諮詢示範,我們一百多人在旁邊的會議廳看大屏幕直播,實在是比看電影大片還要震撼!
那些活生生的家庭,那些3真實發生在你眼前的故事,是讓人動容、催人淚下的。治療室中,那一家家人,深陷泥潭之中,每個人都那麼努力,每個人都在苦苦掙扎,但是,每個人都動彈不得,那是深深的痛和悲哀……

對於我們旁觀的人,似乎只是在看一場戲,而對於戲中人,那就是他們的一輩子,是他們每天要過的日子。他們在自己的舞台上,扮演著他們達成共識的各自角色。他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不明白為什麼演起來會這麼痛。
這樣的劇目中往往沒有壞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每一個都無比渴望幸福,每一個也真的都盡了力。但因為互動的模式出了問題,這些好人就這樣痛苦地糾纏在一起,常常一生都走不出去。
如果沒有人幫忙,他們會按這個劇本一直這樣演下去,直到下一代、再下一代……代際傳承, 就這樣把苦痛傳遞下去。

李維榕的督導培訓中,許多案例都是精神病院來的青少年。說起精神病,人們常常會聯想到瘋子,但看李維榕的治療,你會發現,有時她說的瘋話比病人還瘋。上周剛剛在上海進行的治療中,一個花季的姑娘在家中自殺未遂,她跟人家講:“看你用這麼笨的辦法,自殺也找了根容易斷的繩子”,另一個厭食症的女孩,李維榕稱她為“小戰士”,死活就是不吃飯,於是老太太說:“那好,我們現在開始打仗!” 她還會非常直接的讓妻子:“告訴你老公,女人沒有先生抱,就會去抱兒子。”……

這些話若是從其他人的口中說出來,你會覺得匪夷所思,但由她說出來,你卻一點不感到奇怪。你眼見著她就這樣在說說笑笑中,從無比泥濘的家庭關係裡面趟出一條路來,帶著這個家庭撥雲見日,讓原先帶著怒氣的、帶著哀怨的、和帶著各式奇怪病症的家庭成員,慢慢變得眉目柔和,心服口服,更重要的是,讓他們看到了生的希望。

這次有一個案例,是一個十歲的男孩子,被確診為抽動症,時不常就會手腳猛地一抽,嘴裡還發出怪叫,無法自控。這男孩子虎頭虎腦,很可愛,咋看上去似乎憨憨的沒什麼心思。父母談話時,孩子好端端的坐在一旁,而當父親開始指責母親時,小虎頭突然就“噫”的一聲抽動了起來——從家庭治療的角度去看,正那是孩子用自己的發病在轉移父母的注意力:“餵!你們來看我吧!你們一起來對付我,應該就顧不上吵架了。”

而當父親繼續向老太太埋怨母親時,母親把臉轉到孩子那邊,低著頭輕輕地開始摸孩子的小手,孩子也抬著頭關切地看著媽媽的臉——瞧,從老公那邊得不到關愛的女人,就會從孩子那邊尋找安慰。當我還在註意他們互相觸摸的手時,就見孩子突然緊張起來,口中說道:“哦,不哭不哭,不哭不哭!”緊接著就站起身來,貼近媽媽,把她的頭摟在自己懷裡,像個小大人一樣,用小手輕輕拍著她的後背。這時我才發現,那位母親已經在哭了。李維榕對父親說:“你看看,你的兒子在做什麼?” 父親已經看習慣了這樣的場面,卻不懂這是兒子替他站在了“丈夫”的位置上。李維榕告訴他:“你不能保護安慰你的妻子,你的兒子就會替你做這件事。”

接下來的治療中,小虎頭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他說出的話,完全不像剛剛進入治療室中的那個憨憨的小男孩。
在父母二人試圖協商卻遲遲無法妥協時,這孩子對老太太說道:“他們的心上了鎖,鑰匙丟了,要把鑰匙找回來。” 聽得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耳邊同時響起了全場的一片感嘆。
說到父母應該怎樣溝通時,小虎頭說:“他們應該像好朋友一樣,拉著手,微笑地看著對方說話。”
當父母終於開始互相擁抱時,小虎頭竟站起身,對著他們鼓起掌來,小臉上帶著從心底里泛出的欣喜。老太太在一旁又露出頑皮的模樣,笑嘻嘻的說起’瘋話’:“嗯,他們如果能做好父母,你就給他們鼓掌,如果他們做不到,你就抽自己!”聽得在會場觀看的一百多人都哄堂大笑起來。

接下來,這對父母開始努力地互相溝通。臨走時,他們允諾老太太會互相關愛,小虎頭聽到這里站起來,指著他們,著急地大聲的說:“你們回家之後,也要說話算數哦!” ——那小小的人兒站在那裡,大大的眼睛看著他的爸爸媽媽手拉著手樣子,那是他用自己得病掙來的溫馨,來的如此不容易。孩子那滿臉的真誠和帶著急切心情的童音——“你們說話要算數哦!”讓人心裡有些酸酸的。很心疼小虎頭,這樣小小的一個孩子,卻為父母操了太多的心。

家庭治療把一個家庭當作一個完整的生命體來看待,當互動模式出問題的時候,當每個人不在原本該在的位置上的時候,有的家庭病了,有的家庭死了,有的奄奄一息。但看到家庭中的人們是這樣的努力著,我想,每一個家庭,即便它生了病,也一樣值得尊敬。

(左起:孟馥,李維榕,陳向一)

 

在治療室中,我們常常聽到“病人”像小虎頭這樣,說出異常清醒且智慧的話。

當天的另一案例中,出現了一個已經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的漂亮少女,她會在家裡小區的門口,對著來往的人大罵自己的父母,周圍的人都覺得她瘋了。當她的父母在治療中終於搞明白家庭關係對寶貝女兒造成了多大的影響時,他們說:”為了你的病,我們要搞好關係”,而這位’精神分裂’的姑娘馬上說: “你們不要為我的病,你們要為你們自己…你們應該把對方放在第一重要的位置上,因為我會長大,以後也會有男朋友,會成立自己的家庭,我以後總有一天會離開你們的…你們彼此才是真正能陪伴對方一輩子的人。”聽著她平靜而清晰地講著這些話,你能得她能是瘋了嗎?

孩子真的是天使,他們是天生的家庭守護者。當家長不能在家長的位置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孩子就會頂替上去。而當孩子學了去做家長的時候,他們便常常忘了怎麼做自己,小到上學,大到生存……

看過這些病例,你會更清楚的理解,許多精神疾病是從“關係”中起病,多年累積而成的,所以,僅僅靠吃藥醫“身”是不夠的,因為主要的病根還是在“心”裡。

(李維榕,2016@亞洲家庭治療大會)

 

這兩年的病例中,給我印像中最深的是一位單身媽媽和她17歲的兒子。單身媽媽非常美麗,有著電影明星一樣的姣好面龐,兒子身材高大,比他的母親高出整整一頭,但整個人駝背縮脖,鏡片後的眼神透著萎靡。那天在諮詢室中講到一半時,兒子突然躁動起來,口口聲聲說要尋死,緊接著就四下搜尋,開始動手拆屋子裡的電線……美麗的媽媽只是在旁邊一直哭,一直哭……眼淚不停的流下來,帶雨梨花一般,但對他的兒子一點辦法都沒有。精神科醫生坐在一旁沉默無語,屋裡應對他的,只有個子嬌小的老太太——在年輕的高大身軀前,她看起來更顯得弱小,而高大的身軀似乎正在漸漸脫離理智的控制……
我們在外面也看得緊張起來,暗暗為她捏了一把汗,直怕場面無法控制,更怕會傷到她……
但嬌小的老太太並不慌張,接下來,我們眼看著她怎樣一步一步的控制住局面,怎樣憑藉言語使年輕人安頓下來,怎樣教媽媽和兒子下面要做的事……

整整兩個小時的談話,我在外面看都看得好累,像剛跑完了一千米一樣,需要深呼吸喘氣,這真是特別艱難的一個案子。
諮詢結束,老太太從旁邊的諮詢室出來,重新走進會議大廳時,掌聲雷動,我們象歡迎一位凱旋歸來的將軍!李老師在無數景仰的目光中慢慢走進來,依然帶著她溫婉的笑,但我看到她鬢角的頭髮已經被汗水浸濕……

家庭治療,在一般人看起來似乎只是簡單的一次談話,但家庭治療師會看到其中有武林高手對決般的精彩,那分明是大師在用半個甲子的功力和對面的心魔過招,如臨深淵,步步驚心!

老太太說:“每個人都會在這世界上給自己找個角色去演,有些人找了精神病人這個角色,很容易一演就演一輩子下去。”
好讓人心疼,那些帶了症狀為自己家庭呼救的孩子。
好好的,谁愿意去扮演那個角色呢?

我總在想,心理、精神上出問題的人,是運氣不夠好——人人生而不平等,沒有人可以選擇出生在怎樣家庭中。基因、家庭環境、教育、奮鬥的動力、遇到的良師益友和契機……這些決定性的因素中,有多少是自己無法掌控的。
但是,怪父母嗎?
父母的當年,又有多少可以掌控的自己?

可恨之入必有可憐之處,你永遠也無法知道,在別人的生命中,有過多少的無奈和不得已…
也因為如此,就更尊敬那些壓在石板下的小草,怎樣艱難的處境,都要拼命探出頭來,看見陽光,活出自己的一塊天地……

半年後的現場督導案例中,那對母子又來了,除了酷似電影明星的美麗母親和高大的兒子,這次離異的父親也出現了,但咄咄逼人,怒不可遏。要么一臉不屑低頭不語,要么一開口便句句指桑罵槐,針對母親——人是多麼有意思啊,法律上和生活中離婚多年,但他們在精神上從未分開,強烈的怨恨依然把他們拴在一起……

老太太在這次諮詢中一步步深入,三次堅決地壓制住了父親就要竄起的怒火和發難,引導他們求同存異,專注在解決孩子的問題上。講到最後,父母二人心服口服,並一起制定出了具體方案……整場治療巨大的反差和轉折,著實令人佩服無比!

(李維榕,2015在上海精神衛生中心授課)

 

有人覺得小老太太脾氣古怪,講課又常常云山霧罩,還帶著拗口的發音和美國式顛三倒四的語序……但有一點毋庸置疑,這位獲得美國家庭治療學院傑出貢獻獎的亞裔女性,有著逼人的才氣!這讓她的發音也變得格外可愛~

讓孩子參與到家庭治療中、接受表情而不僅是語言的表達、讓孩子寫信告訴父母他們的希望、用一杯茶賠罪釋前嫌、利用生物反饋技術呈現“孩子病症”到“父母關係”的關鍵一步………她總是在不斷地打破舊有的常規,而且,效果還總是出人意料的好。

同學們會記下許多她說過的話:

“夫婦不和,家庭中就可能出現一個問題兒童,夫婦忙著處理孩子行為,就用不著面對婚姻的危機。無形中,孩子的問題反而挽救了父母的婚姻。”

“要建立一個家庭的話,需要所有人的努力,但是要讓一個家庭解體,只需要一個人就夠了。”

“有些人去離婚,是因為他們以為是對方造成了問題,特別是孩子的問題……他們不懂得這是兩個人造成的。”

“孩子是家庭的鏡子,如果你想看家庭當中發生了什麼,你看看鏡子就可以了。”

“那位缺乏丈夫關懷的妻子,滿懷悲憤都轉投在對女兒的管教上,不會玩耍的媽媽,不能容忍七歲孩子的正常頑皮和玩耍。”

“感覺不到丈夫關懷的女人,心腸自然地變得愈來愈硬,愈來愈要控制身邊的一切。一天要掃地多少次,洗多少杯碗,都有一定安排”

 

……
而我最喜歡的是這一句:“ 在關係中,我們不知不覺地就跳起一個不斷重複的舞蹈。跳的不順的時候,總是以為別人踩著你的腳,卻不知道自己也掐著對方的脖子。”

家庭治療師要做的,就是進入到家庭中,和家庭一起舞蹈——李維榕。